第883章 号令妖族军团(1 / 2)

第883章号令妖族军团

‘死鸭子嘴硬,方才那么牛叉,还不是怂了!’

‘乖乖将礼物交出来就对了,否则他以后别想痛快!’

‘算他识相,否则我等一怒,就算陆寒硬着头皮滚蛋,收了他好处的家伙,也要乖乖交出来,否则找个临阵不端的罪名,各个抄家灭族。’

‘谁支持陆寒,就是和咱们天荡山过不去,现在看看,他们都萎靡了吧。’

三个太上长老后方,上万天荡山弟子,立即眉飞色舞,但抛出来的都是不善眼神,如同得逞的饿狼般,势大真可以为所欲为。

‘什么大礼包?还震古烁今了!当我们都是被骗大的,绝不相信陆寒能拿出比玄天之宝更牛的东西,难道他还有无数玄天灵宝?’

‘开啥玩笑!整个玄界才有三五件,而且大半都是仿制品,比玄天之宝厉害不了多少,就算在仙界,也不会人人都有。’

‘他还说另有两家,也能享受到超级大礼,难道是玲珑谷和太昊门?’

‘差不多吧,前者和陆寒关系不菲,后者抵抗海妖,一直贡献最大,这个不能挑刺。’

六个渡劫老祖,和下方一干神照强者,忍不住背过脸去,十几万修士敢怒不敢言,纷纷低头不忍再看,他们几乎气炸。

但陆寒笑容更浓,他再看下方,感应到众人浓浓愤怒,越发确定天荡山德不配位,最后的那点怜悯也消失了。

还有占多数的更低微修士,未曾享受自己的眷顾,他们不敢表达,隐藏的那一缕失望,却休想瞒过他。

“尔等金丹期以下,我会炼制神药,只要不故意作死,就有十成以上把握,都能结成元婴。”

‘咦?咱也有份啊?’

‘哇——!还以为,像我等蝼蚁般,根本不配陆前辈关怀。’

‘靠啊!一路直达元婴,我的天,真的有那么神嘛!?’

未被眷顾的低阶修士,如获大赦般,山呼海拥的叩谢,但这种愉悦气氛,被凶猛暴虐气息破坏殆尽,海啸骤起,苍穹徒生万里妖云。

“吼——!那个叫陆寒的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要战便战,竟然当我海族不存在吗?”

“在后方沾染的万千仇怨,今天必须做个了断,两军阵前要撕碎你,祭奠我诸族亡灵!”

“要么来战,要么自己献出神魂!”

数十万海妖暴怒,它们感觉受到侮辱,那个人类用它们的资源,大肆封赏十几万自己的敌人,等同当众打脸。

那些圣阶老妖,都吞云吐雾催发神通,即便对陆寒心有忌惮,然而军团庞大,仍旧形成压倒性优势,具备碾死一切的实力。

“你再强大,也被我亿万战士,拼死消磨的灰飞烟灭!”

轰隆!

一个圣阶圆满的老妖,回首点了点头,就见漫无边际的海妖大军,也有模有样摆开了军阵。

才到来的两个族群,数万妖物纵横穿插其中,正在生硬指挥,它们似乎得到过特殊训练,实力也高出一截,众妖无不听从。

灵智不全的家伙,一旦列成军阵,看着有些可笑,但立即和以往迥异,颇为壮观浑雄。

真若用一阵,或者两三个阵列,齐心攻打人族一阵,和散乱冲杀千差万别,破坏力暴增。

但更惊人的是,十几声刺耳尖鸣冲天,许多怪异之物闪烁强光,在虚空拼凑起来,足有千丈之巨。

那时一块块残片,当组成后,强烈荒古气息,从上面喷射宣泄,表面妖光晃动,暴虐的龙吟声震撼千里。

‘吼——!’

鳞片收缩幻化,继而出现一条巨大妖龙,足有二百里长,盘踞在高空,横压数百丈之广,青麟黄角双目赤红,开始张牙舞爪,将一片天宇压塌。

嗡!

人族阵营大惊,顿时面面相觑,那种让人发颤,古老而强横血脉,散发出的力量,直接压迫心魂,颇有法力运行不畅的感觉。

但怒意快速战胜恐惧,尤其有陆寒坐镇,这一侧也杀气冲天,新到手的法宝和灵宝,被稍微祭练认主,便绽放灼灼强芒,尚可勉强一用。

界面残运,半个玄界都残了,双方一直是血海深仇,能斩上千,不留半个。

“惶惶妖畜,召唤出一条孽龙,便敢大言不惭?但陆某就给你们一次机会,而且我不会插手,无论厮杀胜负,都没人追究结果。”

“什么?你这人族,此话当真?!”

“啊——?!”

海妖十数个圣阶,顿时精神抖振,但瞬间狐疑不定,心忖这家伙是不是疯了?

即便陆寒出手,只需动用妖龙,缠住他一天半日,剩下的就是一边倒屠戮,半生熟的战阵碾压过来,即便损伤不小,也会快准狠淹没一切。

人族一侧,好多修士立即骇然,感觉经历了幻觉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修士力量薄弱,即便得到神兵利器,浑身法力仍旧大为欠缺,若陆寒不以主宰者那般碾压过去,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‘陆道友,只要你鼓舞一下我天荡山弟子,那只孽龙就包给我等三人,今天还能额外拿下十万海妖贱命。’

‘同仇敌忾,关键时刻还是要看超然大宗,陆道友原图奔波,在旁边掠阵也是应该。’

‘顺便让这十几万修士看看,在泱泱玄界人族中,谁才是道统的支柱。’

天荡山三个老祖,恰好见缝插针的先后说话,心中正在涛涛鄙夷,暗骂没你陆寒,真以为这一劫无法破解?

大不了用这十几万人的命,将大半海妖一起拼光,剩余十万八万,天荡山弟子努努力,可以将他们留下。

“是么?”

陆寒斜眸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,让这三位反而蹙眉,他们总感觉有点不对,似乎掉进坑里了,却不知何处出了纰漏,只好用僵硬笑意回应。

“尔等分列两侧,将这条通往天荡山的路,给我让出来,至少千里!”

‘什么?’

‘这是什么打法?’

所有人直接愕然,无数修士不明所以,但陆寒的话清晰入耳,反正知晓对自己有利,纷纷应声遵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