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黄衣之主(1 / 2)

林启侧耳倾听。发现声音是从灯塔那边传来的。远处的灯塔十分明亮,宛如天际的星星在闪烁着淡紫色的光芒,似乎在指引着每个晚归的游子。林启从废弃小屋的左侧,绕过玉米地来到灯塔的右侧,终于看到了红光在闪烁,当“砰砰”的心跳声越来越快的时候,林启知道监管者离自己越来越近了。

当距离接近的时候,林启看到隐蔽在板区里,荒草遮掩的狂欢椅。斑驳脱落的木椅上,血迹斑斑,枯暗朱红色和黝黑黑紫色,层层叠叠。狂欢椅上的队友还在肆意挣扎,不停的呼救。

狂欢椅旁边站立着一个高大的人,破败的兜帽下,藏匿着血红色的瞳仁,背上的木架上,挂着几块残骨,右手延展的紫色幻影,足下伸出的粗壮触角,一身斑驳的黄袍加身。在他身上有一种不可名状的诡异。一种俯瞰人类的王者之气环绕。似乎他才是宇宙的主角,人类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一个蝼蚁!

似乎他已经看到了林启,男人嘴边擒起的笑容,指尖起落,被风吹动的衣袍,类章鱼触角的蠢蠢欲动,无一不彰显这种对待死亡及其过程的残忍和蔑视。整个气息都流动着一种你“逃不掉”“逃不掉的”的诡异感觉,似乎在冲击这你的灵魂,让你忘记了逃生,忘记了一切,只想俯身跪拜。

这就是传说中的“黄衣之主哈斯塔”。哈斯塔是克苏鲁神话中的一个邪恶存在。哈斯塔的别名又叫“无以名状者”或“深空星海之主”,哈斯塔是旧日支配者之一,象征“风”的存在,是象征“水”的存在的克苏鲁的死敌。哈斯塔的本体被旧神禁闭在昴宿星团中的恒星昴宿增十六的行星上、古代都市卡尔克萨的废墟附近的哈利湖。

时光之轮转动如常,岁月来去如风,残留的记忆变为传说,传说又慢慢成为神话。神话却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代代传颂,如同史诗。

“当太阳沉向湖底,黑色的星星生起,栖身于褴褛黄衣使者从湖底苏醒,他是无以名状者,追逐求知欲过盛的灵魂。”

传说他曾预言某个王朝即将到来的巨大灾难,是灾难和苦痛的化身,那些好奇心旺盛的凡人总是试图寻找他的踪迹,期望借此寻求世界真实面貌的启示。

那是一个古老的祭祀仪式,传说可以召唤传说中的“无以名状者”“黄衣之王哈斯塔”。

那是古老的神社,大厅四周刻满壁画,幽暗昏黄的黑暗长廊,整体的庞大、阴森、与世隔绝,如同帝王的的陵寝。挂毯悬吊在大理石质的深色墙壁上,剥落下的散乱色彩与昏黄的灯光相应和着。人们穿着传统的服装,环形围绕跪坐在神社周围。

燃烧的香料味夹杂着火油的味道在阴暗的房间里翻转升腾,所剩无几的火油在壁灯中安静地燃烧,橘黄色的火焰舔舐着冰冷的空气。人影被拉长,映在绘着古老传说的的墙壁上,掩盖着那些因过长的时间而脱落的色块,遮蔽起青灰的砖块暴露在外的粗糙表面。房间正中摆着朴素的木台,黄与白的花束洒落在表面上,烛光映着跳跃的影子。高耸的穹顶将阳光阻隔在外:在古老的习俗中,唯有在幽暗之处点燃烛火才能模糊生与死的界限。在墙上拉出长影,如同静止的油画。直至蜡烛烧尽。

身穿长袍的祭司唱起古老的咒语,嗓音沙哑而厚重,宛如敲击沉重的钟。

“沿着湖岸云霁破碎,双生之阳沉落湖陲,狭长的阴影降临在-卡尔克萨。

奇异之夜升起黑星,奇异之月徘徊天顶,比奇异更奇异的是失落的卡尔克萨

许阿德斯引吭高唱,王的褴褛飘摇无常,无人能听闻的歌声凋零。

在那昏暗的卡尔克萨,我的灵魂还能吟歌,我的声音早已殒殁,

死而未颂者的泪水干涸。在那失落的卡尔克萨”

那是段很古老的诗歌,合着众人的唱和。

“主之名难以名状